?

Log in

 

<※ 烈.女.講.異 ※>

About Recent Entries

--- 對話 --- Jul. 31st, 2004 @ 04:45 pm

男:「起身喇, 今日出黎喇.」
女:「唔好喇, 我好眼訓, 今朝先訓.」
男:「下?! 你攪咩黎? 做賊呀?」
女:「係呀, 你真係叻喇.」
男:「咁你偷左d咩?」
女:「底褲!」
男:「阿伯底褲? 仲要黃晒果d?」
女:「錯喇, 我只偷女人底褲.」
(男女同時說:「T-back!」, 接下是大家一起笑咯)
男:「我個電腦壞左丫.」
女:「下?!」
男:「咪係囉, 攪笑丫, 果日買左新芒返黎, 個fd幫我試d野, 而家部機死左囉.」
女:「下?! 試咩?」
男:「試部機快d囉, 我個fd又係攪笑, 佢拎左個200同80落黎, 但佢一試就試200, 點知就撞左喇.」
女:「白痴!」
男:「係囉, 佢又係攪笑, 我都有d唔明佢點解咁試丫, 不過佢係專家丫嘛, 佢話就算200唔得, 都應該無事.」
女:「白痴, 無事咪即係而家出左事咯, 哈哈.」
男:「唉, 而家好慘丫, 買左新芒返黎又死機, 又要去買.」
女:「而家自己砌都好平姐.」
男:「係咯, 所以想出去睇丫, 你快d起身出黎喇.」
女:「咩呀, 唔出喇, 好眼訓丫.」
男:「咩眼訓丫, 你而家都醒晒喇.」
女:「邊個話丫?」
男:「唔好喇, 出黎喇, 起身喇.」
女:「唔好喇, 放過我喇, 比我訓喇.」
男:「訓咩jack? 你都醒晒喇而家.」
女:「咩呀? 我隨時訓得著架, 你太睇小我喇.」
男:「唔係丫...(下刪男的讀白數句)」
(女真的唔再出聲扮訓)
男:「喂...咪扮野喇, 邊有得咁快又訓著丫?」
女:「邊個話無丫? 我而家咪得左囉.」
男:「咪玩我喇, 快d起身.」
女:「我求下你喇, 你放過我.」
男:「我求下你唔好求下我喇, 起身.」
(接下男女雙方各重覆又重覆地說相同的對白)
男:「唉呀, 難得一日放假丫, 唔出黎好慘架.」
女:「唔好諗住我會心軟.」
男:「咁係丫嘛.」
女:「係囉係囉.」
男:「咁出黎喇.」
女:「唔係丫, 我個電話cut左, 要留響屋企接電話丫.」
男:「哈哈哈哈, 你又避邊個丫?」
女:「無丫, 白痴.」
男:「叫『你朋友』喇, 叫佢幫你開返.」
女:「唔喇, 廢事煩丫.」
男:「哈哈, 唔係wor, 『你朋友』響果度做丫嘛, 叫佢開返咪得囉.」
(下刪2位爆笑對話幾十句, 當中最爆笑包括『你朋友』既留言)
女:「喂, 你搵其他friend出喇, 你d舊同學呢.」
男:「係wor, 佢地約我8號上大陸.」
女:「去揼骨丫?」
男:「應該係咯.」
女:「你個『豬扮人』朋友呢?」
男:「咩丫, 咪同佢傾緊電話囉.」
女:「我講緊『豬扮人兵團首領』丫.」
男:「首領咪就係你囉. 哈哈哈哈.」
女:「錯, 我係頭目, 唔係首領.」
男:「有咩分別?」
女:「我覺得頭目岩我d, 我鍾意.」
男:「咪又係一樣, 都係話事果個.」
女:「錯喇, 首領似果陣d乜玫瑰對乜玫瑰果d大惡角.」
男:「咁頭目都似喇, 而且仲似d二打六角色, 果d乜乜小隊既阿大都好似叫頭目.」
女:「係咩?! 仲好丫, 我就係鍾意低調d, 你知格.」
男:「是但你喇, 你鐘意.」
女:「嗯, 所以我係『豬扮人兵團既頭目』.」
男:「哈哈, 乜都一樣喇, 總之都係『豬扮人』.」
女:「你錯喇, 我表面上係豬扮人兵團既頭目, 實際上我係『豬扮人跨國企業集團既行政總裁』.」
男:「哈哈哈哈...」
女:「喂, 你想做d咩? 咩職位都得架, 比你揀.」
男:「唔駛喇, 應該無職位岩我.」
女:「唔係丫, 比個『喂喂喂』你做丫.」
男:「咩黎?」
女:「咪即係接線生囉, 哈哈哈, 只係負責講『喂喂喂, 有咩幫到你?』.」
男:「咁用錄音都得喇.」
女:「唔係, 真人發聲好d, 而且仲識比反應丫嘛.」
(唔知點解, 話題一轉又講到去「豬扮人兵團」, 一講e樣野, 就會...)
女:「喂, 我突然諗到d野.」
男:「乜?」
女:「阿董伯伯個樣都幾似隻豬, 眼又"懵"面又脹, 有2舊肉, 如果加對豬耳同埋個豬鼻, 就正晒.」
男:「哈哈, 係丫係丫, 你鍾意喇.」
女:「喂, 我想用佢個樣整一個『大懵豬勳章』.」
男:「哈哈哈, 『大蠢豬勳章』.」
女:「係丫係丫, 『大懵豬勳章』之後就到『大蠢豬勳章』.」
男:「係丫, 果d乜勳章都係分幾級.」
女:「喂, 我又突然諗到d野.」
男:「乜? 講喇.」
女:「唔知點解, 我突然諗到個『乳豬全體勳章』, 仲有『金豬仔勳章』, 『銀豬仔勳章』咁囉.」
男:「哈哈哈哈...」
女:「唔知wor, 不過我真係好鍾意果個『乳豬全體勳章』丫, 如果再將佢分開金、銀、銅就好喇.」
男:「人地無咁多架, 係嘛?」
女:「唔知丫, 不過可以好似人地去飲果d咁, 有d咪對眼識著燈既, 有d就用2粒車厘子, 有d就比返對死豬眼你, 咁樣我地咪分到金、銀、銅囉.」
男:「又係得wor. 不過好似真係無銅架.」
女:「係咩係咩?! 哦, 唔緊要喇. 而且我仲諗到『乳豬全體勳章』係頒比一堆人既, 即係一個團體獎咁囉, 係咪得先?」
男:「喂, 咁你仲唔快d諗埋個設計?」
女:「諗左架喇, 『大懵豬勳章』用董伯伯果樣嘛, 『乳豬全體勳章』就好似人地去飲咁, 設計到將隻豬擋開"扒"響度, 對眼就鑲d鑽石比佢囉, 係咪掂先? 之後『金豬仔勳章』, 『銀豬仔勳章』咪就真係整隻豬仔出黎囉, 分開用金同用銀, 攪掂! 至於『大蠢豬勳章』就用你個樣囉, 得左!」
男:「你個唔係好d咩?」
女:「你好d!」
男:「喂...你而家都真係醒晒喇係嘛, 諗到咁多野, 痴架.」
(話峰一轉, 又回到「起身喇醒晒喇」之類既對白)
女:「唉...唔係丫, 又眼訓喇, 哈哈」
男:「咪玩喇, 笑到咁仲諗到咁多野, 仲未醒?」
女:「未架, 諗野都可以訓覺架.」
男:「起身喇.」
女:「喂, 咪住, 話時話, 我死都唔出, 你都吹我唔脤喇, 唔通你黎捉我出咩.」
男:「係架, 你可以咁諗架.」
女:「妖, 係囉, 真係白痴.」
男:「係架, 係白痴架.」
(之後, 更白痴既對白又出現了, 唔知點解...)
女:「咁我收埋自己咪得囉, 你都搵我唔到.」
男:「我黎到你屋企, 周圍潑d面粉丫, 粟粉丫果d, 你咪現形囉.」
女:「咁又唔一定.」
男:「點解呀? 一d粉你就現形喇.」
女:「白痴, 邊個話架? 我痴響天花板, 你點知丫, d粉都痴唔到我.」
男:「話明周圍潑丫, 痴響天花板都睇到喇.」
女:「係架咩?!」
男:「咁用油漆囉, 好似neway個廣告咁.」
女:「係得wor, 不過用牆紙喇, 順便幫我痴丫嘛.」
男:「點痴丫?」
(於是又開始了另一個白痴話題, 由女方介紹如何痴牆紙)
女:「『直立式直昇機逆時針自轉痴牆法』.」
男:「果名一d都唔型wor.」
女:「明就得喇.」
男:「咁我要介紹比黃玉郎知先得, 因為e d動作阿步驚雲先做到.」
女:「好丫, 叫佢練下.」
男:「喂, 你都真係醒晒啦下嘛, 邊有可能諗到咁多野都未醒丫?」
女:「係呢, 係未醒丫, 我訓得2個鐘咋.」
男:「唉, 好喇, 比你訓多陣, 我2分鐘後再打比你.」
女:「妖, 玩電話丫!」
男:「咩丫, 打黎出聲果d邊係玩電話丫, 打黎唔出聲果d先係玩電話丫.」
女:「e, 又係wor.」
男:「咪就係囉, 而且係你自己話你今日要響屋企接電話丫嘛, 而家咪打黎比你接, 咁先做到你想做既野嘛.」
女:「e, 又係wor.」
男:「好, 咁比2分鐘你喇.」
女:「唔好喇, 放過我.」
(如是者, 又再糾纏於起身同訓覺, 放過我同求下你)
男:「唉, 好喇, 比一個鐘你喇.」
女:「唔理喇, 要講bye bye, 唔係死架喇.」
男:「哈哈哈哈, 晏d再比你下, 記得要接電話.」
... ...
... ...

Current Mood: crazycrazy

--- 自由行第3彈 --- Jul. 31st, 2004 @ 05:17 am

<自由行第n彈>
最近突然愛上了這種表達自己內心聲音的方式
夠直接了吧, 夠率真了吧,
夠爽了吧?!(看觀的)

7月就這樣輕輕的來悄悄的去
第22個7月就這樣過渡了
還幸一切都沒什麼的那樣繼續下去
我喜歡這種感覺
「沒什麼」就是最好的生活
天掉下來當被子蓋的精神最值得鼓掌
不是嗎? 不是嗎?
我就偏愛這個.

前幾天一直怒吼「我要到圖書館一趟, 我就要這麼走一趟」
終於, 昨天得償所願了, 真的感動萬分.
放工時下著臭臭的毛雨,
乘跟蝸牛同道的「丁丁」努力爬到中央圖書館的大門前
還依稀記得當年初踏這幢「莊嚴不足, 品味欠奉」的大樓時的心情
熟悉我久遠的人都應該知道年少的我跟圖書館是絕緣
更枉論老遠跑來跟這個「老人」打個照面
第一次踏足這老人的領土是raymond老師牽著我們一群無知的莘莘學子來做arts history research
「十樓」
第一次就衝著「十樓」而來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直衝著「十樓」
頂過癮頂好玩
還有那部彩色影印機, 那天被我們「輪姦」得體無完膚
真的怪可憐
這天隨著毛雨, 冷冷的仰視著這個入夜後的老人
突然覺得他有一份孤清, 但也帶著一份不屑
是不是每個居高臨下的人, 都帶著這身氣味的呢?
腦海突然閃過一句話「又是吸靈氣的時候了」
這句話不是出自誰家的口, 就正正是我的
那時讀設計, 經常要去混圖書館, 跟某同學打趣說這裡是吸靈氣的地方
吸盡它的日月精華, 就真的可以「長生不死」了

是不是聳立在「混濁中的一片靜土」的人, 都讓人摸不著的呢?
總覺得只有真正懂得「活著」的人, 才算得上是「天才」
而這樣的「另類天才」往往被視為「背道」
但又只有這種堅持背道的人, 才能在混濁中找到那片靜土
真夠爽了
不知道我夠格入隊嗎?

在這個落大的圖書館中閒閒走走是不錯的運動
消脂break and burn又多一員了
算是新發現了吧

就這樣耗了個多小時
再呆坐一小時車回家
沿路有著毛雨「護航」
它真的對我「寵愛有加」
回到家中人有點呆,
可能被毛雨「濕吻」得久了, 有點「奄奄悶悶」的感覺, 像要作病
但神來的力氣卻一夜間看了3本書
多麼美妙的一夜!

我都說我這星期的堅持沒有白費啊!
堅持著要到圖書館一趟的決心讓我這星期活得很「有味」
生活本該是這樣.
下星期要堅持什麼好呢?
要快一點想出「點子」來.


--- 突然想到以下的事情 ---
母親大人曾經訓示「如果我身上沒有足夠的錢, 我是不會踏出家門的」
我問:「怎樣才是足夠?」
她說:「至少讓你出得門時又能入得返來.」
我再問:「即是坐車來回的錢嗎?」
她說:「那也不一定!」
(我一臉臭臭的, 表示對她說話不清不楚的不悅)
她續說:「即是, 如果你選擇到就近的地方行個圈, 那麼你走的去, 走的回囉, 要什麼車錢? 這時候, 足夠的錢就取決於你要吃的, 你要買的. 但這個問題最難, 因為你買的瘋, 吃的也可以好瘋, 所以對你來說足夠就是「永不足夠」囉.」
(我一面非常的同意)
她再說:「而且當你買得瘋瘋癲癲過後, 你一定不會走的回, 你這種人一定坐車囉, 所以你又要考慮留著一點錢坐車回來, 要不, 你就是出得了入不了.」
(真的好有同感呢!)
她說:「我這就是說, 你最好出門前把錢分成2份, 一份是給你瘋的, 一份是讓你出得門時就回得來囉.」
(明白了)

就這樣, 小時候的我就學懂把錢分開來
明白每份都有它的功用
當然, 最重要是保証我能快快樂樂的出門, 又能平平安安的回來咯
我想, 我在那時候已經學懂「精打細算」了
現在回想起來, 雖然我不再把錢分成一小份一小份的,
但也會經常提醒自己「要有足夠回家的錢」
呵呵

Current Mood: okayokay

--- 自由行第二彈 --- Jul. 29th, 2004 @ 12:58 am

給我數分鐘...
在這裡...讓我放縱思緒...

我想買對birkenstock,
買白色london, 成為813.64HKD
Madrid cherry就301.72 HKD
白色BONN要607.97 HKD
白色/黑色TOKIO都好, 一樣607.97 HKD
(SOFT FOOTBED貴DD, 642.28HKD)
買乜好?! 買晒?! 好好好.......多錢!-.-||||

想為新"芒"買個COVER, 不過仲未有時間去行
仲想DECORATE一下個電腦檯, 不過仲未有時間
想買隻錶, 不過未睇岩, 因為只鍾意大面四邊形
想去行下CD鋪, 想聽下另類音樂
想行下海狗公園, 只係行下, 因為我心臟承受唔起咁多雞棟油器
好懷念以前水上樂園的日子, 好懷念果陣比D救生員呃的日子

想買返條電話繩, 條WESTWOOD響生日唱K果陣比某某扯爛了
買乜好?! 唔知道, 唔想又買返果條...好無聊.-.-
早知之前放左, 仲無咁心痛
又想換埋個銀包, E家個WESTWOOD都用左兩年了...好長情喔~!^^"

媽媽說想買多部電腦, NOTEBOOK吧!
買給誰?! 她自己是也! 真係「暴殄天物」
傑說他想TRADE左部T630換K700i, 我都覺幾好
今晚去搵HORNET, 順便睇下機問下價
我想出SAMSUNG部D418喔~ 太爽了 >.<
HORNET都想出呢...還努力遊說我一齊出吧...
嘿嘿...魔鬼.

今日終於幫DADDY寄左稅局份野
真係好麻煩.
希望唔好轉頭又要我幫佢整東整西就好了
我唔係響稅局做的.-.-
我暫時既選擇係銀行業, 哈哈哈哈

連續幾日都未能成功去到圖書館, 真洩氣
今個星期內一定要去一次, 一定要~!
中央圖書館, 不見不散, 要等我喔~!

早幾日響公司附近間野見到話有間400呎, 近SOHO區的樓, 全包宴都只係4500
之後同阿健阿叻佢地提起, 佢地都不約而同咁話「凶宅」
噢)))))))))))))))))
為什麼呢? 為什麼這樣的價錢只有凶宅呢? 真沒味

最近部MP3都無乜轉過歌, 真恐怖
CLAY AIKEN已經很熟了...FIR都有9成熟,
兩者都「老」了, 吃起來有「渣」有點「UN」
再吃己沒味

想買支CHERRY RED的指甲油
以前總愛黑色的, 阿叻常說我中毒很深
不知道為什麼, 小時候就愛塗黑色
之後認識到那些「紅黑格仔鐵鍊頸(COOL)UNDERGROUND人」
他們都愛塗黑色
而且近年的AVRIL LAVIGNE, 黑色指甲都是她的
現在覺得, 黑色指甲跟我氣味不對
該轉一轉了

今天最少有6個人開口同我講「你剪了頭髮」
我都只是那句「我沒有, 對不起」
現在的「齊陰菇頭」我頂愛的, 是我要這樣剪的呀
雖然阿WIL曾用「嘩~你個髮型跟住你條眉型喎」黎形容
但我覺得...還可以吧
以前次次剪髮我都唔理剪成點
因為好似剪完都OK咁喇
但今次, 其實我剪完都好唔慣, 硬係覺得好古怪
不過而家睇睇下都OK喇, 就咪鬼理我喇, 尤得佢「菇」吧
前幾日, 我仲突發奇想, 想去電爆佢TIM呢....*0*
最衰而家唔可以整D太明顯既COLOR, 唔係既話...嘩哈哈哈哈~ 將會更好玩

嗯~ 好像說了很多吧...
其實還有更多呢...呵呵

頭先又做左免費英文導師
教一位超齡學生...
ALEX同學, 真掉臉喔.
早說你應該好好進修英文了

傑用剛出糧的錢買了隻SEIKO
還去I.T買了衫
他說是好好報答自己的辛勞
嗯~~ 我也該是時候好好報答自己了
快點出糧就好了!>.<
其實我也不算大洗吧?!
至少我個個月都不會出現「負數」喔.
嗯~小女子有用心上算術的

前兩天都要吃藥, 睡前那顆安眠的, 真的太安眠了
這兩天也遲得太離譜了, 真不好意思
今晚不用吃睡前藥
希望明天時間岩岩好吧
呵, 早抖
Current Mood: blahblah

--- Say thx --- Jul. 28th, 2004 @ 11:37 pm

The day before my 22nd b-day, i met elice
we had a nice dinner, though the waiters were really poor.
She gave me a card, a card full of blessing and warming
Her words seem like a magic.
I was touched, I was truly and deeply touched.
She's my real friend, my heart to heart real friend.
We do miss each other,
We do remember each other,
and We do bless each other.

Tonight, i receive a card from USA
i can tell it is really a big big big surprise
i am touched again
i am touched again for my 2nd real friend,
for the one who are living far apart, but her blessing is so close to me
thanks alot, dear.
thanks for your work, the card.
thanks for your words, the blessing.
thanks for the girl, which you said looks like me.
I do miss you, anita.
Current Mood: touchedtouched

--- 計劃 --- Jul. 23rd, 2004 @ 01:46 am

這一刻, 我打算尋找Chaos theory
然後, 我要閱讀它
再然後, 我要消化它
再再然後, 我要吸收它
再再再然後...我已經不能想像了

吸收完再算吧~!
Top of Page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